[1]斯卡伦提诺·卢卡著,王成兵、贝启鸣编译.理性的实用性界限[J].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,2017,(06):54-58.
 [J].,2017,(06):54-58.
点击复制

理性的实用性界限()
分享到:

《杭州师范大学学报》社会科学版[ISSN:1674-2338/CN:33-1347/N]

卷:
期数:
2017年06期
页码:
54-58
栏目:
哲学研究
出版日期:
2017-11-30

文章信息/Info

作者:
斯卡伦提诺·卢卡1著王成兵2、贝启鸣2编译
1.米兰语言与传播大学,意大利 米兰;2. 北京师范大学 哲学学院,北京 100875
关键词:
理性先验实用性詹姆斯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理性的基本特征——我们通常称之为先验——是被嵌入事实之中的。依托20世纪在意大利发展并以“超验主义”或“批判性理性主义”而闻名的哲学方法,诸如安东尼奥·班费(Antonio Banfi)以及更为著名的学者朱尼奥·普莱蒂(Giulio Preti)等学说,文章坚持认为,理性的体系必须能把有意义的结构(范畴)投入经验中,这个结构的确证就在于经验本身。这意味着,知识的原则应该在其实用性的操作过程中予以确证。换句话说,我们要通过肯定客观性条件的历史性质和文化性质来克服基础主义。在此,必须转向以詹姆斯为主要代表的实用主义的经验。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姜宇辉.先验直观何以可能?—— 康德与德勒兹的“先验”概念辨析[J].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,2017,(04):43.
 [J].,2017,(06):43.
[2]汤剑波.对话还是规训——弗洛伊德思想的现代性解读[J].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,2017,(04):56.
 [J].,2017,(06):56.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7-12-27